高额桌牌手Charlie Carrel 分享對手的行為和馬腳

share on:
高额桌牌手Charlie Carrel 分享對手的行為和馬腳

高额桌牌手Charlie Carrel 分享對手的行為和馬腳

牌手Charlie 曾在一次扑克播客中谈到了他在2017年WSOP欧洲一滴水打的一手牌。他在打这手牌的时候做了一些现场的读牌,这促使他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策。

在这篇文章中会根据Carrel的采访简单陈述这手牌的情况,然后谈一谈Carrel提到的行为和马脚。

1.手牌背景

这手牌发生在一滴水豪客赛的Day1,大概是1.5万/3万。(事情已经发生很久了,所以Carrel的记忆已经有些模糊了。)
常规豪客Paul Newey在LJ位(HJ前面一个位置)加注,他是出了名的玩得很紧。一位有钱的娱乐型玩家在按钮位3bet到16.5万。Carrel说,这个人的形象是很松的。
Carrel在小盲位,记分牌是320万,他决定用A♠K♥ 4bet到42.5万。他说自己这个决策还是挺有破绽的,主要是因为他推测对手的范围相当宽,所以他选择用更小下注量来勾引对手。对手确实跟注了。
底池现在是100万。Carrel的对手还剩记分牌167.5万。
翻牌是6♣2♣2♥,Carrel决定下注27.5万,因为他认为对手的范围很宽,几乎可能会用任何牌缠打。
对手思考了至少一分半钟,Carrel对此的描述是“非常奇怪”。这个思考让Carrel认为,自己的手牌非常有可能是领先的。
他跟对手玩了有一段时间了,觉得自己还是挺了解他的作弊。他看起来并不像是那种拿着强牌还会想那么久的人,因为在这种牌面拿着强牌思考是非常奇怪或业余的(或混蛋的)行为。Carrel认为,对手如果有对子类型的牌,最多想一想就跟注了,不会想这么久的,听牌也是如此。
最终他还是跟注了。Carrel很自信自己的牌在转牌是领先的。底池现在达到了155万,Carrel的对手还剩记分牌140万。
转牌是5♠。Carrel过牌,对手下注80万,还剩记分牌60万。
这个剩余的记分牌量让Carrel担心起来。他原本以为,对手在转牌失去了缠打的机会后,可能会下注更小,比如55万左右。但是他下注80万,这个下注量让Carrel怀疑自己的牌是否领先了。于是他决定从对手那里套点话。

高额桌牌手Charlie Carrel 分享對手的行為和馬腳

他之所以认为套话可能有用,是因为他们俩在一开始老是互相开玩笑,有了一点默契。对手话很多,很友好,但是也有那么一丢丢自负。
所以Carrel开口说了一会儿话。整整一分钟,对手一个字都没说俱乐部。Carrel认为这可能表示他的牌很弱。他觉得自己知道对手的性格,如果他真有对子(根据Carrel说过的话,他很可能知道对子是好牌)的话,他很可能会回话。
Carrel在播客中说:“当跟你一开始聊得很好的人找你讲话,而且很友好时,你很难不理他,假装他不存在,然后还得绷着脸。我感觉如果他真有价值牌,我认为可能性很高,大概有75%到80%,他会跟我开回玩笑的。”
然后Carrel主动给自己倒计时,因为他觉得这样很好玩,还有可能收获更多的信息。对手果然笑了,但是Carrel称这个笑容是“棺材上的最后一颗钉子”,他觉得这个笑不自在。考虑到这个人以前的行为,Carrel认为,如果对手相信自己能在锦标赛这个阶段拿下一个数目不小的底池,他会表现出更多的愉悦。

把所有的拼图拼在一块儿后,Carrel选择全下,迫使对手用剩余全部60万记分牌跟注。他立刻弃牌了。

2.长时间思考后跟注

对于Carrel在这手牌注意到的各种行为,首先,大多数经验老道且玩法直接的牌手并不会有作假或行为怪异的习惯,比如明明早就想好该跟注,却偏偏假装想很久。在面对他们尊重的对手时,牌手尤其不会这么做真人德扑。他们不想让别人觉得自己在拖时间,或是人品卑鄙。

因为这个原因,在某些背景下,这样的长时间思考往往代表对手真的在做权衡。Carrel说了,他认为对手长时间思考,代表他不可能有任何对子牌,因为这些牌的话,对手大多数时候都会跟注。

 

【关于 WSOP 
WSOP世界扑克大赛(World Series of Poker 简称WSOPWSOP世界扑克大赛是世界上具有重要影响力的,四十多年来,WSOP世界系列一直是中最值得信赖殿堂,在WSOP任何人都可以玩,任何人都可以拥有直奔殿堂的机会,不管你是谁,总有一个座位等着你。 2020年WSOP(wsoppuke.com)全力进军中国市场并与GG扑克(-puke.com)合力举行WSOP世界级竞技

👉看更多 WSOP新闻
👉关注 WSOP官方微博
👉前往 WPT世界扑克巡回赛
👉前往 EV扑克 拥有亚洲独家正扑克保险机制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