德扑美女牌手刘璇 专职玩扑克 七年狂赚300万刀

share on:
德扑美女牌手刘璇 WSOP 刘璇

德扑美女牌手刘璇 专职玩扑克 七年狂赚300万刀

(Xuan Liu)日前接受商业内幕网采访,在做职业选手的7年中,她通过各大赢得了300万刀,但玩扑克也给她造成了极大的精神和身体负担。

1985年,5岁的我跟随家人从中国天津移民到多伦多。7岁的时候,我通过看电影和电视对扑克有了大概的了解,我会试着和我的毛绒玩具玩。我为每个玩家虚构假设的场景,并根据我的判断为每个人做决定。

我一直沉迷于策略博弈。

2006年,我去了滑铁卢大学——通常被称为“加拿大的麻省理工”。由于我们都是一群好胜心超强的分析型学生,于是学校成了扑克玩家们的温床。

我在大学的第一年就拿到了的执照。接下来的两个夏天,我都在加拿大国家博览会(CNE)的慈善赌场工作,最初是作为发牌员,后来是扑克桌监督人。

因为越来越沉浸在扑克中,我的学习成绩受到影响,最终失去了上滑铁卢大学的全额奖学金。但我没有放弃扑克,反而玩得更频繁了,为了防止被父母发现奖学金泡汤,我会在公寓里举办游戏来支付学费。

2010年,在朋友的鼓励下,我开始旅行,尝试参加

我的第一次大型比赛,是在尼亚加拉瀑布城举行的1万刀WPT世界扑克巡回赛Fallsview赛事,我在比赛中赢得了几场500刀级别的比赛。我当时还不熟悉销售套路(寻找投资者支持我),所以我基本上把大部分净资产都放在了桌面上。毫无疑问,我输得很惨,但却认识了许多人物,迷上了玩扑克的生活方式。

当我开始旅行玩扑克时,我的父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。我和妈妈做了一笔交易,她允许我再花一年时间旅行玩扑克,只要我答应之后安定下来,找份稳定的工作。结果我在九个月内完成了两场50万刀的比赛,所以她只好让我继续下去。

从2010年到2017年,我在现场和锦标赛中赚了300万刀。

从局外人的角度来看,这似乎具有很大的吸引力,但扑克也是一种精神和身体上的消耗。

有一段时间,我几乎连轴转、不停参加,就像脚踩着仓鼠轮一样。就算是不参加比赛的时候,我也在研究任何可以掌握游戏相关知识的东西。

德扑美女牌手刘璇 WSOP 刘璇

扑克是一个与其他玩家对战的游戏,但也非常需要数学头脑。了解一般的趋势是什么,还要研究哪种游戏理论在任何特定情况下是最佳的,以便利用你的对手和他们的倾向性,这是很重要的。

虽然我在大多数情况下是成功的,但山外有山人外有人,还有另一个层次的玩家水平远在我之上。我有一个扑克教练,他就属于这个层次。

扑克比赛不仅是精神上的消耗,也是身体上的消耗。我们常常在牌桌上一坐就坐14个小时,只有上厕所或回电话的间隙可以休息。

玩扑克并不是赚快钱的好办法。据我所知,没有哪位专家会真正推荐以此谋生。

不要误会我的意思,我喜欢扑克。它能让我到意大利和中国等地旅行,结识一些真正了不起的人,但扑克游戏也会给人一种寒冷孤单的感觉。当你赢得一大笔钱,这意味着有人输得很惨。有时候,你还会通过这个游戏看到人性最糟糕的一面。

到2017年时,我对自己的生活方式产生了倦怠。在经历和一位牌友的短暂婚姻后,我离开了巡回赛,在温哥华过着慢节奏的生活。我计划开始涉足一个完全不同的领域,但最近不断有扑克比赛邀约敲响我的门,我无法拒绝。

现在,我又回到了扑克游戏的现场赛事中,以不同的方式重新回归。

我正在做英语和普通话的现场解说,因为现在国际观众越来越多了。

在新冠疫情期间,我还成为 Powher的董事会成员和讲师,这个组织的使命是通过教女性打扑克,让她们在各行各业中变得更强。

扑克可以武装女性的基本生活技能,如了解风险投资的魅力,像专业人员一样谈判,以及掌握控制权。她们可以将扑克课程中所学的技能从游戏室带到会议室。

 

【关于 WSOP 世界扑克大赛
WSOP世界扑克大赛(World Series of Poker 简称WSOPWSOP世界扑克大赛是世界上具有重要影响力的扑克锦标赛,四十多年来,WSOP世界扑克系列一直是德州扑克中最值得信赖赛事殿堂,在WSOP任何人都可以玩,任何人都可以拥有直奔赛事殿堂的机会,不管你是谁,总有一个座位等着你。 2020年WSOP(wsoppuke.com)全力进军中国市场并与EV扑克(-puke.com)合力举行WSOP世界级扑克竞技赛事

👉看更多 WSOP新闻
👉前往 WPT世界扑克巡回赛
👉前往 ClubGG俱乐部中文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