德州扑克界的金童玉女 Chris Moorman和Katie Lindsay

share on:
德州扑克界的金童玉女 Chris Moorman和Katie Lindsay

德州扑克界的金童玉女 Chris Moorman和Katie Lindsay

界的金童玉女 Chris Moorman和Katie Lindsay常常被称为“”,这一对金童玉女常常活跃于大型赛事中,Moorman的实力自然不言而喻,Lindsay的牌技也是可圈可点。在扑克圈这个以男性为主导的领域,Lindsay作为女性,本来就很容易被忽视,再加上身边有个世界顶级的职牌,所以每次提到她,难免总是“Moorman女友”或者“Moorman妻子”。这一次,我们有幸能够采访Lindsay本人,一起来听听她的故事。

 

问:大多数人初识你时,你已经是Chris Moorman的妻子了,但你也很努力在打牌,也算是小有成就,有超过50万刀的锦标赛奖金,还有线上扑克总收入超过200万刀!你能简单和大家说说你这些年是如何发展的吗?

Katie Lindsay:我从小就和家人一起玩各种纸牌游戏,然后大学的时候,刚好就是获得那年。这件事让我觉得很神奇,在此之前我玩过5张牌和7张牌、梭哈和抽牌游戏,但从来没玩过。2003、2004年的时候,我开始在线上玩德州扑克,于是便爱上了它。当时我搬到了洛杉矶,因为我正在为电视真人秀节目做试镜的工作,但这份工作并没有真正让我感到满意。我看到一家杂志正在寻找扑克作家,对我来说是一个能够更专业地从事扑克相关工作的绝佳机会。于是我开始为不同的网站工作,并参与扑克赛事。我遇到了很多玩家和业内人士。我一直很善于交际,所以我很快就拥有了重要的人脉。在“黑色星期五”之前,也就是赞助牌手打牌的黄金时期,很多扑克网站会花很多钱去和牌手达成合作。有些人找到我,让我帮忙联系网站和促成交易,到了某个程度的时候我便成立了自己的代理机构。这件事情其实有点可怕,不过最终变成了一场疯狂的冒险。最后,在“黑色星期五”之前,我旗下有20位和10位名人,负责他们的赞助以及打比赛时候的服装。我们和一些主流品牌有合作,推销一些商品,以至于我不得不雇佣一批人。当时我还是会打一些边赛,但我真的没什么时间。当时真的很忙,然后“黑色星期五”就来了,所有事情一夜之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我不得不卷土重来。

我在拉斯维加斯遇到Chris Moorman的时候,我正在一家新公司工作。当时我们知道彼此,但从来没说过话。我们一拍即合,然后我们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他当时住在塞浦路斯,在WSOP之后,我们决定一起搬到温哥华打线上扑克。我离开了当时工作的公司,反正那份工作也让我觉得不满意。我是个非常精力充沛的人,我总是要做点什么心里才舒服,Chris总是鼓励我回到牌桌上继续打牌。但我迅速意识到,我还是更喜欢现场扑克,我喜欢坐在桌旁,与人交谈,和每个人见面并聆听他们的故事。

 

问:扑克圈里并没有太多双方都很厉害的夫妻,你们是第一对共同拥有赞助的夫妻。和丈夫一起被American Card Room赞助,对你来说代表着什么?

KL:太神奇了,也太出乎意料了。我一直是推动其他人去获得赞助的人,但从来没有想过为自己去争取赞助。采访对我来说是一件让我害羞的事情,让我觉得不自在,但我知道我要在这方面变得更优秀。(获得赞助)一开始并不是我的目标,当时其实我是在帮Chris和ACR谈赞助,结果他们回头找到了我,说也想一块儿赞助我。这完全是一个惊喜。这件事对我来说很特别,因为Chris和我是最好的朋友,我们的生活完全围绕着扑克,扑克已经渗透到我们生活的每个细节,甚至是吃饭、睡觉和呼吸,所以一起做这件事对我们来说很有意义。这件事也很有趣,因为每次我俩在一张桌上打牌的时候,都会变得非常好胜。我知道他牌技比我好太多,毕竟他是世界顶级的牌手,但这件事并没有为我带来消极的情绪。他有他的长处,我有我的,这也是我们能够一起各自发光的原因。我们为彼此欢呼,能够和他一起(被赞助)超级棒。

 

问:你的现场扑克和线上扑克都有很多成绩,也包括锦标赛的,但其实你也打cash游戏是吗?

KL:对,我主要打锦标赛。Cash游戏的话……我喝酒了才会打!我喜欢随意晃悠,喝点小酒。以前我会打一点5/10或者更高级别的游戏,但我觉得打起来很不自在。我属于锦标赛型的牌手。对我来说,cash游戏更适合手里拿着鸡尾酒,一边喝酒一边和桌上的牌友开心地交谈。

 

问:1月份的时候,你俩都参加了一场线上的WSOP赛事,参赛人次是612人,感觉如何?可惜是Chris赢了(笑)!

KL:那场比赛很有趣!通常,你可以通过手机或者iPad来打线上的WSOP,大多数时候我会在路上、吃晚饭或者在酒吧喝酒的时候打。我在很多神奇的地方打过线上WSOP!打那场赛事的时候,我正在外面和朋友吃饭喝酒。还剩15人的时候,我才觉得我应该回家认真打。用手机打线上的时候,你很难知道有谁还在,我当时甚至都不知道Chris还在比赛里。当时他在书房里打,我在客厅,一直到有一手牌,他是AK,我是QQ,我成功翻倍,我听到他在房子的另一头大声叫,非常搞笑。当我俩进入单挑的时候,我走进书房,然后坐在他对面。我们尽了全力,感觉很棒。有两次我已经让他接近淘汰的边缘了,但他都在河牌反杀了,我超沮丧的!

 

问:作为都是职牌的夫妻俩,你们有什么困难,有什么优势?你们曾经不得不克服的最大的困难是什么?

KL:最消极的事情应该是两个人都输了的时候,这真的很让人感到沮丧。你需要确保,无论输赢,它都不会影响到你的生活。你不能因为盈利而觉得今天是个好日子,要把眼光放在大局上。我的生活很好,他的生活也很好,我们有很多值得高兴的事情。我们遇到bad beat,或者是打了一手很烂的牌,这些在我们宏大的生活版图里都是很小的事情。这些觉悟对我们来说很重要,因为两个人都输了的时候,那种消极的情绪会高涨。最正面的事情,是我们两人都理解波动、上风期和下风期,我们会一起度过。就像如果他回到家时候说他亏损了50K,我不会因此沮丧或者责怪他。我们非常理解这些事情,并且非常支持对方。

 

问:有些扑克夫妇表示,对他们来说最困难的部分是两人一起研究德州的时候,会因为想法上的分歧而争论不休。这些事情是不是也会发生在你们身上?

KL:这很有趣,的妻子Marle Spragg发布了一段关于这件事的视频,非常好笑,因为这种情况是真是存在的。打个比方,Chris是一个喜怒形于色的人,如果我跟他说一手牌,有的时候他会做鬼脸,我会说“好吧,但你没必要做鬼脸吧”。确实,如果我们有分歧的话,是会有些争论。但我知道Chris是个比我还要厉害上百万倍的人,他能够好好听我说,并明白我能够在思考一手牌的时候想出一个和他不同的角度。所以虽然有时我们会意见不同,但我们会互相倾听。有个世界顶级牌手在我身边,我可以和他分享牌局,我觉得我非常幸运!

德州扑克界的金童玉女 Chris Moorman和Katie Lindsay

问:你已经在扑克这个行业很长时间了,大概17年了。你已经见过这个行业的凉面,你见过哪些正面的变化,而有哪些事情是你希望将来能够改进的?

KL:我认为美国应该要把扑克行业规范起来。我简直不敢相信,扑克在美国竟然还没有做到全国范围内合法和监管。这是第一个问题。联盟(Poker Players Alliance)正在游说各方的时候,我也在,我做了我所能做的,但目前为止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生。他们每个州都拜访过了,我们只能希望会有好事发生。但除此之外,还是有好的一面的。更多的人参与到了扑克当中,扑克也有更多的内容诞生。现在有很多视频播客博主和油管博主,还有扑克培训网站等等。现在越来越多的人想要进入到扑克的领域,他们也比以前拥有更多的方法和渠道。我认为扑克仍然正在发展。很多人觉得扑克的巅峰期已经过了,但我觉得还没有。

 

问:你现在和Chris一起住在拉斯维加斯,你最喜欢拉斯维加斯哪里?你最常去的是哪些?

KL:四年前我们从洛杉矶搬到了拉斯维加斯,我当时有点担心,因为我所有的朋友都在洛杉矶,但我最终还是爱上了拉斯维加斯。这里什么都有,这里有表演,有夜生活,有美食,还有非常友好的社区。平时我们不打牌的时候,我们会出去好好吃一顿,做一些不一样的活动,比如运动,或者邀请朋友来家里玩等等……从来不会觉得无趣。关于扑克室的话,哪里有大型赛事我就去哪里,但我最喜欢的地方是永利。我喜欢那里的工作人员,每次那里组织比赛我都会去!

 

问:你俩一起到处旅行,参加过世界各地无数的扑克赛事。你和Chris一起的时候,关于扑克的最有趣或者最疯狂的记忆是什么?

KL:嗯……我和Chris一起旅行的时候,总是非常有意思,因为他老是忘记东西,无论是在飞机上还是在机场等等。我总是开玩笑说,他像是我的孩子,因为我总是要确保他没忘记东西。我们一起旅行的时候总会尝试去做一些有趣的事情,比如跳伞、在柏林骑自行车、在澳大利亚乘船游览悉尼歌剧院。我是个很喜欢计划的人,我喜欢保持忙碌,所以我总是找事情让我们一块儿去做。不过我都要很当心,因为Chris可能会遗忘东西,所以有他在我总要保持警惕!

 

【关于 WSOP 
WSOP世界扑克大赛(World Series of Poker 简称WSOPWSOP世界扑克大赛是世界上具有重要影响力的扑克,四十多年来,WSOP世界扑克系列一直是中最值得信赖殿堂,在WSOP任何人都可以玩,任何人都可以拥有直奔赛事殿堂的机会,不管你是谁,总有一个座位等着你。 2020年WSOP(wsoppuke.com)全力进军中国市场并与(gg-puke.com)合力举行WSOP世界级扑克竞技赛事。

👉看更多 WSOP新闻
👉关注 WSOP官方微博
👉前往 WPT世界扑克巡回赛
👉前往 EV扑克 拥有亚洲独家正EV扑克保险机制平台